98fd6bb5.jpg16911211957207659840.jpg

        灰白都市叢林,霓虹燈下耀眼處,盡是夜夜笙歌、紙醉金迷。燈光外,寄居荒涼的邊緣人、被淘汰者與被剝削者,自然一無可取,令人不屑一顧。勝者為王的世界裡,「優」勝「劣」敗是唯一解釋。排列於社會食物鏈底層者,其人生貧乏可笑、無足輕重,問誰在乎?    

       六年前,台北市忠孝西路天橋上,一位失業男子攀附護欄邊緣,懷抱女兒作勢欲跳,卻又心有不甘,在鏡頭前吶喊:「社會不公平啦!」新聞媒體嗜血,傷痕累累的邊緣人,身心俱疲,無怪逐臭之夫見獵心喜。即時影音畫面肆無忌憚的大方播送,聲光刺激電視機前的閱聽饕客,不住交頭接耳、品頭論足一番。邊緣人天橋上的悲憤疾呼,遂被視為一躍而下的佐料,或是耳熟能詳的過時戲碼。

       20分鐘的視聽高潮,如過眼雲煙,飄然而逝。社會邊緣人的心酸故事,恰如破網,補不勝補,令人麻木。常言:「可憐之人,必有可恨之處。」吾人視此為至理名言,莫讓同情成濫情。戴立忍「不能沒有你」借題發揮,六年前那幕驚險鏡頭的主人翁,以黑白電影的形式重現大螢幕,控訴社會冷眼旁觀與官僚體制對小人物的漠視。除賺人熱淚外,頗發人深省。

不能沒有你0001.jpg123843051972.jpeg

       話說武雄慣以打零工維生,七年前與同居人分別後,獨自撫育女兒。七年後,父女竊居於高雄碼頭倉庫,物質貧乏,處境堪憐。警察作為不速之客到訪,提醒武雄二件事:一是女兒已至就學年齡,二為女兒未報戶口。父女情深,念及女兒未來,武雄積極尋求更多打工機會,以便存錢供女兒唸書。而在此之前,得先幫女兒申報戶口。

       悲情故事,沿著申報戶口的曲折過程鋪展、醞釀。按照戶政事務所說法,武雄無權替親生女兒申報戶口。原因是當年同居人十多年前已婚、未離,故其女兒之監護權在同居人與其丈夫手中,要武雄自尋二人後,再來辦理。武雄既不知當年同居人下落,亦不想失去女兒,情況無奈,唯尋關係。當年故鄉同學,現已為知名立委,武雄攜女北上,一路餐風露宿,期盼「盡人事」後能改變窘境。

       台北人生地不熟,經一番折騰,終於獲見立委同學。在老鄉噓寒問暖,慨然允諾之後,似是柳暗花明,成竹在胸。對未來滿是憧憬的武雄,伴著輕鬆曲調,載愛女回到高雄。林濁水指本劇「情節離奇,戲劇性十足」,其所言不假。再到戶政單位時,已人事全非,案件轉交社會局,立委亦難別置一喙。

4a74643d32bc8.jpg123843051993.jpeg


       無計可施的武雄,徑赴台北,買盒水果,欲再求告老鄉。然而,立委大人此刻只顧著鏡頭前放聲作秀,不念同鄉情誼,意趨避之。人海茫茫,希望渺渺,武雄帶著抗議木牌茫然走至總統府前,試圖以舉牌申冤之舉,喚起總統注意。不料觸動維安便衣,束手就擒,帶去審訊後飭回。看著被戳爛的水果,武雄僅存的自尊也被糟蹋殆盡。身心俱創的情況下,武雄無奈又悲憤,最後選擇上天橋尋短,即便死也不願失去女兒。

       事後,該事件被誤認歹徒綁架、威脅肉票也好;解讀成狠心父親攜女尋短也罷。驚動社會後,武雄還是付出坐牢的代價,女兒交付社會局「妥善」安置。兩年後,武雄出獄,力圖振作,可心裡對女兒的思念卻是越加濃厚。不明就裡的社會局,深怕當年事件重演,還是不斷介入保護其女兒行蹤,阻隔天倫。無論武雄如何嘗試改變自己形象,仍然音訊全無,直到……。(後段保留,請至電影院觀賞)待「不能沒有你」全劇終了,我的眼眶再度被淚水浸潤、氾濫至潰堤。

3766909531_122036c540.jpgp122352223872.jpg

       本片劇情單純,話題反顯沈重。畫面灰白乾淨,應對人性的漠然。音樂輕鬆,觀眾心卻揪得緊。黑白色調裡,光影分明,質地晶瑩。每一鏡都是精心取景,營造出港灣都市與商業都會的殊異美感。各單位立場分明,處境各異,卻又同樣地事不關己、冷酷無情。公家機構的「照本宣科」、旁觀觀眾的「戲謔心態」與採訪記者的「嗜血嚐鮮」都在戴立忍編織的畫面下「血淋淋」呈現。敘事技巧高明的作品底下,觀眾只能接受擺佈,任憑衣襟沾淚,雙眼紅腫、心情沈重的離席出場。

      「不能沒有你」是難得佳作,真實人物故事搬上檯面,撼動心靈。反思自身,何嘗不曾以「觀戲」態度看待社會事件?打開電視,看到新聞,彷彿事不關己。經過笑罵、評論與批判,似是貼近真實,而實是疏離,是廉價的同情心。行經街道巷弄,放眼望去,倒臥的遊民、收破爛的老人與流浪的離家少年,我根本不願靠近,甚至視他們為社會問題,又何來關懷與理解呢?什麼是社會,我對社會的理解又為何?而「官僚殺人」不正是「社會中堅」份子自以為是、老於世故的心態作祟嗎?

       話說回來,導演為凸顯主角迫於無奈的處境,確實有意「塑造」行政體系的「僵化」,以及法律之不近人情處。比如申辦戶口,按片中公務員所言,連DNA血緣鑑定都沒用,其實是罕見例子。從民法來看,若其生母已有婚姻關係,生父的確無法辦理認領,除非生母或其配偶提出「否認子女之訴」。也就是說,如果生母與其配偶知情後,於法律時效內沒有提起「否認子女之訴」,法律上將自動以生母的配偶為父親,生父並無認養的機會。可現實情況裡,妻子外遇後生子,丈夫願意認帳的機率渺茫,生父還是有機會取得監護權。可惜法律問題對武雄來說太難理解,以至於走向極端,誤觸法網。由此來看,社會弱勢團體在法律方面的免費諮詢,還是有推廣的必要性。(我想法律缺陷是此悲情事件發生之根源,但大多數人忽略了,故特別討論之。)


 

 

參考網址:

ATOM不能沒有你

藍色電影夢

HOW's SketchBook

3顆許願的貓餅乾

開眼電影

他方

人行道

台灣電影筆記

自由影音娛樂網

哈嘍~馬淩諾斯基

聯晟法律網

sendmeba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琳
  • 看了你寫的,我忍不住再次鼻酸,電影畫面再現眼前,這部戲值得進戲院再看一次。